《金鱗化龍傳》TXT全集
金鱗化龍傳
書籍作者:小喇叭
書籍類別:奇幻小說
書籍格式:TXT
授權方式:免費下載
書籍大小:解壓后(3.84 MB)
書籍字數:2398984 字
更新時間:2017-01-02 11:55:41
上傳用戶:千高陽
書籍來源:未知
已被圍觀:5357
快捷下載:不看簡介直接下載

內容簡介

    聲明:『本作品來自互聯網,本人不做任何負責』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。
    [金鱗化龍傳 作者:小喇叭 著 ]
    書籍介紹:
    在弱肉強食的城市里,他是身處食物鏈最底端的弱者。
    失去摯愛讓他痛苦,父母慘死卻讓他醒覺!
    體內的龍之血統徹底被激發,他成為了史上唯一擁有兩條龍魂的龍裔!
    成為強絕于世的存在后,他說:真正的強者不是身處食物鏈最頂端的人,而是制定食物鏈的人!
    連天都奈何不了他時,他說:人要亡我,我便殺人!天要亡我,我便逆天!
    第一卷 罪惡要塞 第001章 - 粉墨登場
    陽光明媚,蟬聲震耳。
    繁忙的九月,對學子們來說,是一個新的開始。
    北京市第二中學的開學日,熱鬧非凡,作為北京市聞名的重點中學,通往清華,北大的堅實橋梁,是多少家長心目中的教育勝地。尤其在北京,有實力的人不在少數,因此,除了大部分精英以外,許多人也以或明或暗的手段入讀這所中學。
    今天是新一屆高一新生入學的日子,跟大學一樣,許多高干子弟是在父母攜同高檔轎車之下到來的,但不論有錢沒錢,所有父母都一樣,在送子女進校門前都不免要嘮叨一番。
    這是,第二中學的高大校門前出現了一對與別不同的學生。
    那是一男一女兩個學生。
    男的長得極為英俊,跟許多奶油男生不同,這男生沒有半點矯揉造作又或耍酷裝帥,他顯得很靦腆,也很自然,既像希臘神話中那些完美男人一樣遙不可及,也像鄰家男孩那樣親切近人。
    女的亭亭玉立,雖只得十五六歲,卻也隱現風華絕代之色,雙眸柔水如絲,小小櫻唇嬌媚撫人,修長的身形柔弱玲瓏,神色之間包含幾分頑皮,幾分溫柔,還有幾分嫵媚,實在是人間少見的傾城絕色。
    雖沒有過分親密的舉動,但看兩人神色,旁人也清楚這是一對早戀的小情侶。
    “云龍,我們終于來了。”女生看著第二中學的大門,有些感慨。
    “是呀!高三的日子可不是人過的,如果不是為了你,我想我是熬不過來了。”想起那段長征般的艱苦日子,男生痛苦萬分的說道。
    “還說,你這懶鬼,要不是伯父伯母讓我看著你,我才懶得管你呢!”女生抱著手,頭轉向一旁,刁蠻的哼道,那樣子可愛之極。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是我的好飄云的功勞,我這不是說要以身相許來報答你了嗎?”男生討好的笑道。
    “誰,誰要你以身相許了。”兩片紅霞爬上了女生的雙頰,說著嬌羞的向報到處跑了開去。
    “飄云,我這不是開玩笑嘛,飄云,飄云,等等我呀飄云.....”男生追著跑了上去。
    報到處是臨窗的教室臨時開設的。
    “徐云龍,哦,是特困扶助生?”一個年過五旬的男老師托了托老花鏡,緩緩問道。
    “是,是的。”徐云龍發窘的撓了撓頭,不好意思地說道,眼中閃過一絲自卑與不安。
    “別泄氣,二中是個很好的發展平臺,是金子總會發亮的,好好學習,別辜負了父母。”男老師和藹的說道。
    “是的,我明白了,謝謝老師!”想起家中辛勤工作,對自己充滿期望的父母,徐云龍重新拾起自信。
    “下一個,上官飄云,呵呵,獎學金特優生,不錯啊小姑娘。”男老師呵呵笑道,愛才之心躍然臉上。
    “謝謝老師,我會繼續努力的。”上官飄云紅著臉說。
    “飄云,我們分到一起了,是七班!”從人潮洶涌的公告欄里擠出來,徐云龍興奮的說道。
    “真的嗎?那太好了!”上官飄云也非常高興。
    “嘻嘻,我們又能在一起了!”徐云龍笑道,眼里放出異彩。
    “壞人,誰跟你一起了,,,,,,”上官飄云羞道。
    “去看看七班在哪里吧,壞蛋!”不理會傻笑的徐云龍,上官飄云獨自走開。
    “嘿,等等我飄云!”徐云龍馬上追上。
    “快點啦壞蛋!”上官飄云回頭喊道。
    “哎喲!疼,,,,,,”回頭張望的上官飄云撞在一個挺拔的身體上,被撞得跌倒在地,撫著頭嬌聲呻吟。
    “飄云,你沒事吧?”趕上來的徐云龍扶起上官飄云,焦急道。
    “對不起,同學,你沒事吧?”那個被撞的男生問道,聽聲音甚是溫文爾雅。
    “噢,沒事,應該是我說‘對不起’才對,是我撞到你了。”被扶起的上官飄云抬起頭歉然說道。
    入眼的是一張雖不及徐云龍卻也極為英俊的臉孔,但跟徐云龍一身樸素衣衫不同,他全身都是名牌,加上那淡淡的笑容,雖然還年少,整個人看起來卻已經有一種大氣的高貴。
    而當他看到上官飄云后,眼里瞬間爆發出一陣愕然,驚艷,轉而是一種內心深處的悸動,原本淡若的笑容也僵在了臉上。
    “沒事的話,我們先走了,走啦壞蛋,看看七班的教室在哪里啦。”拉起徐云龍的手,上官飄云嬌嗔道。
    看到徐云龍和上官飄云親密的神情和動作,那男生嘴角的笑容微微**,眼中升起一層陰霾,那眼神就像是好不容易找到獵物,卻被獵物逃脫的野狼。
    “哎同學,你們也是七班的新生嗎?我也是七班的,我們一起去吧。”迅速把眼里的陰霾掩蓋起來,他追上徐云龍兩人。
    “啊?你也是七班的啊?我叫徐云龍,以后就是同學了,多多指教。”徐云龍笑著伸出手來。
    “我叫上官飄云,也是七班的,多多指教。”上官飄云也笑著道。
    那男生伸手握住徐云龍的手,眼睛卻是看著上官飄云,泛起斯文的笑容。
    “我叫駱恒基,多多指教。”
    第一卷 罪惡要塞 第002章 - 陰謀前奏
    高中的生活,緊張而充實。
    放學鈴響過后,學生們熙熙攘攘的回家或者出外吃飯,班里只剩下徐云龍和上官飄云。
    “云龍,吃飯啦!”拿出一個精致的飯盒,上官飄云叫道。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徐云龍應了一聲,從書包里掏出一個簡單甚至是簡陋的鐵制飯盒。
    瞬間,課室里飯香四溢。
    上官飄云的是雞肉和番茄,徐云龍的是馬鈴薯加青菜。
    一對男女靜靜地在同一張桌子上享受著午餐,享受著彼此之間的那份溫馨。
    “來,云龍,吃塊雞肉吧,男孩子不吃點肉怎么行。”上官飄云從自己的飯盒里把雞肉放到徐云龍的面前,溫柔說道,像個體貼的小嬌妻。
    “我,我夠了,我能吃飽的,還是你吃吧。”徐云龍紅著臉,沒有動面前的那塊散發著濃郁香味的雞肉。
    “我一個女孩子的,吃那么多肉會長胖的,吃吧,不然我不理你了。”上官飄云眼里放出淡淡的柔情。
    “哦,哦,我吃,我吃。”生怕上官飄云真的生氣,徐云龍馬上把雞肉扒進嘴里。
    “飄云,其實你不用在這里陪我的,,,,,,”徐云龍小聲說道,語氣中飄著愧疚。
    其實上官飄云就住在二中附近,父母都是文員,算得上是小康家庭,完全可以在家吃飯,而徐云龍父母都是工人,又住得遠,所以要留在二中,本來可以在二中的飯堂吃,但徐云龍實在享受不起那高價的飯票,所以只得自帶飯盒,上官飄云為了陪徐云龍,也自帶飯盒留校吃飯,當初徐云龍就勸過她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老說這個?再說我就真不理你了!”上官飄云氣呼呼地說道。
    “好好,不說,不說。”徐云龍討好的笑道,心中卻有點苦澀,如果不是為了自己,上官飄云也不必這么委屈自己。
    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,教室里溫暖宜人。
    “飄云,云龍。”教室外傳來熟悉的叫聲,夾雜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。
    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。
    “恒基?”兩人略帶驚訝。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你不是在家吃飯的嗎?”上官飄云疑惑的問道。
    “家里沒人,我受不了一個人吃飯,就來陪你們啦,高興不?”駱恒基把幾個塑料飯盒放到桌子上,臉上洋溢著笑容,看著徐云龍的眼中卻一絲彌漫著不易察覺的陰狠。徐云龍和上官飄云那溫馨親密的言行使他倍感憤怒和嫉妒。
    “哇!好多菜,你從哪弄來的?”上官飄云語氣有點夸張,而徐云龍看見盒子里那些自己從未見過的精致的菜肴,已經目瞪口呆了。
    “我從國賓酒店買來的,來!我們一起吃吧。”駱恒基淡淡說道,語氣中隱隱透出驕傲。
    “不,不好吧?這么好的菜,,,,,,”面對這些比自己還貴的菜,徐云龍有點不知所措。
    “吃吧,我們是朋友對不對?不用計較啦!來,飄云,這石斑魚好新鮮,多吃點。”說著把一塊魚肉夾到上官飄云的盒子里,眼角露出深深的迷戀,卻沒有被徐云龍和上官飄云發覺。
    在駱恒基的勸說下,兩人漸漸放開來,相笑言歡的享受這頓豐盛的午餐。
    下午放學后,徐云龍要留下值日,上官飄云則被父母接去飲宴了,所以一向形影不離的兩人暫時分開了。
    落日的余暉灑遍校園,整個校園金黃金黃的,師生大部分都離開了,原本熱鬧的校園一時之間顯得有點落寞。
    生物園里,一個身影蹲在那里,被拉得長長的影子微微晃動著。
    “吃吧,吃吧,吃了好快點長大。”作為值日生的徐云龍要負責喂生物園里的兔子。
    “可是,你們如果長大了,就會被拿去做實驗的”看著一只只毛茸茸的可愛兔子,徐云龍憐憫的感慨道,眼中露出濃濃的悲傷。
    “你還真善良啊!”一個清秀的身影驟然出現在徐云龍身后,冷淡說道。
    “哦,班長是你呀,兔子我已經喂好了,等我把垃圾倒完就好啦,你先走吧。”徐云龍轉頭,對那身影說道。
    那是一個秀氣的女生,身形略嫌瘦小,面目頗為清秀,只是臉露菜色,顯然是因為長期營養不良所致,冷淡的目光中露出與年齡不相稱的成熟,一種過早認識到生活無奈的成熟,一種滄桑的成熟。
    與徐云龍同樣是值日生的她,很快就麻利的把工作做好了,出來正想叫徐云龍填寫值日日志時,卻聽到徐云龍那善良的憐憫的話語。
    看著徐云龍英俊的臉龐,想起他對著那些一無所知的兔子時,所露出的那種惆悵的哀傷的神情,她平靜的心間突然蕩起了一絲漣漪,淡淡的紅霞躍上她冷淡的臉上,卻又被她很快的掩飾過去。
    “班長,你有心事?”徐云龍靈敏的察覺到了她成熟的眼下那隱藏的憂郁。
    “沒,沒有,你少多事!走吧,去把日志填好。”她有點惱怒,卻掩飾不住那絲措手不及的慌亂。
    不理會發窘的徐云龍,她轉身離開了,依舊是果斷得冷淡,卻有一種逃離的狼狽。
    撓了撓后腦,回頭望了一下那些瞪著眼的兔子,徐云龍苦笑著跟了上去。
    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落日的余暉中,只留下一對晃動的長長的影子,像對相互扶持的老人。
    兩人離開后,生物園的一角轉出另一個身影,望著兩人遠離的背影,他露出微笑,只是在他英俊的臉上,這笑容顯得很陰冷。
    赫然是本應早已離校回家的駱恒基。
    “呵呵閔雪晴”駱恒基眼中的笑意越來越盛,猶如一個發現了無限商機的精明商人。
    第一卷 罪惡要塞 第003章 - 柔弱的她
    星期天,太陽高高懸在天空,炫耀般的揮發著它的火,大地火燒一樣,半空中彌漫著裊裊蒸汽。
    這樣的天,所有人都不想出門,有空調的當然好,沒有的也在家里浸著冷水,尋求一絲清涼。
    就在這個蒸籠一般的城市里,徐云龍穿著洗得已經掉色的襯衫,騎著自行車來回送著煤氣。幾十公斤的煤氣罐,壓在他那并不算強壯的身體上,把他本已不多的營養全擠出來,化成汗水,蒸發在太陽的烈火中。尤其是那些沒有電梯的樓房,更是使徐云龍汗出如漿,氣喘息息。
    這是徐云龍好不容易在一間煤氣店里找到的工作,工作時間安排在每個星期天早上的上午七點到下午六點,本來徐云龍還沒有身份證,是不可以正式工作的,但那間煤氣店的老板娘見徐云龍英俊非常而且勤勞靦腆,又經不住徐云龍的苦苦懇求,所以讓他以兼職的形式在店里做些送煤氣的工作,每月工資為三百塊。
    今天要發工資了,母親身體不太好,晚上得買只雞,讓母親好好補一下身子。
    與大多剛拿工資的年輕人不一樣,徐云龍第一個想到的是母親。
    送完最后一瓶煤氣,徐云龍興高采烈的回到店里,把幾近透支的身體拋之腦外。
    “小龍,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,來,拿著,嗬嗬,現在呀很少年輕人像你這么勤奮的了,又長得這么俊,小龍,有女朋友了吧?”把三百塊錢遞給徐云龍,有點發福的老板娘局促的逗笑著。
    “阿姨,說什么呢?就我這架勢,哪有女孩子喜歡我呀?”接過錢,徐云龍紅著臉,心里卻不禁浮現出上官飄云那絕美的嬌妍。
    “什么呀,就憑小龍你這樣子,就不知有多少女孩子為你著迷了。”老板娘調笑道。
    “啊,啊,我,我先走了,再見了阿姨。”不知所措的徐云龍逃一般離開了煤氣店,只留下老板娘那曖昧的笑聲回蕩在身后。
    緊揣著那三張皺皺的百元大鈔,徐云龍獨自在市場里晃悠著,對于自小獨立的他來說,買菜煮飯只是小兒科。
    經過一場激烈的討價還價后,徐云龍如愿的買到了一只肥大而便宜的母雞,留下身后的老板獨自憤憤的嘟噥著。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徐云龍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    落日下,她身穿一襲樸素的衣衫,一個人挽著幾袋青菜,獨自緩緩走著,只有身后一條長長的影子相伴,頗有些形影相吊的悲涼感覺。
    這不是班長閔雪晴嗎?
    正想著,前面的閔雪晴身子突然變軟,正要柔弱的倒在地上。徐云龍見狀馬上上前扶著她的雙肩。只見閔雪晴原本清秀的臉變得蒼白,緊閉著雙眼,于是,徐云龍焦聲喊道:“班長!班長!你怎么了?你沒事吧?班長,醒醒!”
    閔雪晴微微睜開眼,看見近在咫尺的那張俊臉,發覺自己靠在了徐云龍那略嫌瘦小卻很安全溫暖的懷里,聞著他那濃郁卻不刺鼻的汗水味,蒼白的臉上升起了一絲紅暈,只覺得疲憊的身心似乎找到了依靠。
    “我,我沒什么,只是有點累你你放開我”閔雪晴柔弱的小聲說道,沒有了平時那種冷淡的態度。
    “噢,對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”意識到自己和閔雪晴的姿勢有點曖昧,徐云龍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小心翼翼的把她扶起來。
    剛剛放手想讓閔雪晴站起來,閔雪晴卻腳步一軟又要倒下,徐云龍敏捷的把她穩穩扶住。
    “還是我送你回家吧。”語氣雖然溫和,里面卻有著一種無可抗拒的威嚴。
    被徐云龍的話嚇了一下,閔雪晴呶呶嘴想說什么,卻沒有說出來,眼中閃過一絲不自然,任憑他扶著向前走去。
    在閔雪晴的指點下,徐云龍來到了一棟老舊的樓房下,只見這棟樓房的外墻大多已經脫落,還有不少裂紋,顯然是棟危房。
    “我到家了,你還是回去吧”閔雪晴不安的看著徐云龍,卻沒有看到他的臉上有半點異常的神情。
    “我送你上去。”徐云龍堅決的說道。
    沒有辦法,閔雪晴只得在徐云龍的扶持下緩緩走上了那條漆黑的樓梯。
    打開一扇銹跡斑斑的鐵門后,兩人走進了屋。閔雪晴打開一盞老式燈泡,昏黃的燈光下,這是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的小屋,幾件殘舊的家具零落卻整齊的擺在屋里。
    閔雪晴喊道:“媽,我回來啦。”
    屋里沒有任何回音。
    “媽,我回來啦!”
    還是沒有回音。
    感到一絲不安的閔雪晴向屋中唯一的房間快步走去,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徐云龍還是跟了上去。
    “媽!?你怎么了?媽你應應我!”還沒走進房間,徐云龍就聽到閔雪晴的高呼。
    他快步走了進去,看見房中一張破舊的床上躺著一個瘦削的臉色慘白的中年婦女,顯然就是閔雪晴的母親,閔雪晴跪在床邊,扶著中年婦女的肩膀焦急地喊著,臉上已經是流滿了淚水。
    “快,把她送去醫院!”徐云龍當機立斷,沒等閔雪晴說話,一把背起閔雪晴的母親就往外跑去,閔雪清擦掉眼淚,也快步追了上去。
    一路快跑,終于把閔雪晴的母親送進附近的一間門診部,經過檢查,醫生說她只是一般的中暑加上身體虛弱,所以才昏了過去。
    徐云龍和閔雪晴高掛的心終于放了下來,想起閔雪晴也昏倒過,徐云龍叫醫生也幫她檢查一下,閔雪晴卻死活不干,說自己只是有累了,奈何不了她的徐云龍只得罷休。
    打完點滴后,看著閔雪晴發窘得不知所措,心思靈敏的徐云龍毫不猶豫的把醫療費付了。
    華燈初上,與那邊繁華喧鬧的城市不同,這邊偏僻的小區顯得格外寂靜。
    朦朧的月光下,徐云龍背著依然昏睡著的閔雪晴的母親,伴著閔雪晴慢慢的向她的家走去。閔雪晴低著頭,不知在想些什么,完全沒有發覺徐云龍那瘦長的雙腳正在輕輕的發抖。
    “徐,徐云龍,今天謝謝你了”閔雪晴幽幽的說道。
    “沒什么,幫助別人是我的樂趣嘛,哈哈哈哈”徐云龍略略側過臉,沒有讓閔雪晴看見他是咬著牙說的。
    “你,你會不會看不起我”閔雪晴低著頭,神情非常不安。
    “看不起你?我怎么會這樣想呢?”對于閔雪晴突然的奇怪的問題,徐云龍有些莫名其妙。
    “不!其他人來過我我家之后都都”閔雪晴停下腳步,神情變得激動,眼中充滿焦亂。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會看不起你呢?你別想太多了。”徐云龍也停了下來,回頭對閔雪晴說道。
    “不!你是的!剛開始還說無所謂,但過一陣子就會瞧不起我!疏遠我!你,你們都不是好人!”閔雪晴蹲下來,雙手掩著臉,激動的嗚咽著。
    這可憐的女孩,已經完全沒有平時作為班長的那副冷靜淡漠的樣子了,也失去了那種超脫于同齡人的成熟,此時的她,只是一個無助的孤獨的普通女孩罷了。
    把閔雪晴的母親輕輕放在路旁的一張石椅上,徐云龍走向悲傷的閔雪晴,扶住她的雙肩,柔聲安慰。
    “班長,雪晴,別這樣,我沒有看不起你,你是我們的班長,你是這么的優秀,我一直都很佩服你,真的。況且”徐云龍苦笑了一下,“我跟你一樣,家境也不太好,還有,我還是學校的特困扶助生呢,又怎么會看不起你呢。”
    “真,真的?”慢慢移開雙手,露出那如春雨梨花般的臉龐,閔雪晴問道,眼里滿是驚喜之情。
    “嗯!真的!”徐云龍堅定的道。
    “哇”的一聲,閔雪晴撲向徐云龍,靠在了他的懷里痛哭起來,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發泄掉。
    被閔雪晴突如其來的抱住,徐云龍愣了一下,雙臂懸在半空不敢妄動。感受到她因為哭泣而輕輕顫動著的身體,徐云龍突然有種心痛的感覺,高懸的雙臂慢慢的放在了閔雪晴的背上,輕輕的擁住了她。
    他沒有說話,只是任由她在自己的懷里哭泣,他知道這時候,哭是最好的發泄方法。
    良久,閔雪晴的哭聲逐漸弱了下去,她抬起頭,看到徐云龍那種安慰的微笑,心中一時被溫暖填滿。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她向他傾訴起自己的經歷。
    閔雪晴的父親在她兩歲那年就死在了車禍當中,身體一直不好的母親依靠在市場里賣菜養活母女倆。閔雪晴自小就成績優異,交際能力也很強,一直都是老師同學中的嬌嬌女。但在初中一年級的生日那天,閔雪晴邀請同學們在自己的家里慶祝,當看到閔雪晴那簡陋破舊的房子后,他們起初并沒有說什么,但后來就漸漸疏遠閔雪晴。
    敏感的閔雪晴發現了同學們對自己態度的變化,才知道他們是因為她的家境而瞧不起她。從此以后,原本活潑開朗的她變得沉默寡言,不再與班上的同學有過多的交往,保持著冰冷淡漠的外表。
    她把自己嚴密的保護起來,同時也把自己深深囚禁了起來。
    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,閔雪晴從小就幫助母親賣菜,初二的時候還在外面做兼職以幫補家計。長期的勞累和營養不良致使這正處于發育的身體被磨得虛弱無力,原本清秀的臉上也沒有了同齡女孩的嬌紅粉嫩,只有淡黃的病態的菜色。
    抱著閔雪晴的手慢慢收緊,徐云龍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氣。
    悄悄的仰著頭,徐云龍把就要溢出的淚水止住,沒有讓閔雪晴看見。
    他知道,那種被人看不起,被人嘲笑的感覺,那種自卑與無奈,他也深深的清楚。
    可是,他還有父親,還有上官飄云,比起閔雪晴,他覺得自己是幸福的。
    閔雪晴,這可憐的女孩,她受太多苦了。
    “雪晴,別人看不起我們不要緊,但我們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,我們要讓他們看見,我們比他們更優秀!”多少年來,徐云龍也同樣因為家境承受過不少的白眼和不屑,閔雪晴的心情他非常明白,這番話他是在安慰閔雪晴,同時也是在鼓勵自己。
    “謝謝你我,我好多了”揉了揉迷離的雙眼,閔雪晴心里感到無比的溫暖,這么多年來,徐云龍是第一個安慰自己,鼓勵自己的人,透過朦朧的淚光,看到徐云龍那張英俊的溫柔的而且充滿憐惜的臉,她醉了
    她長期封閉的心扉,因為徐云龍,悄悄打開了。
    回到那間昏黃的小屋,安置好母親后,閔雪晴倒了一杯白開水遞給徐云龍。
    “徐云龍,今天辛苦你了,那錢,我會盡快還你的”閔雪晴低著頭,神情有點羞澀。
    “沒事,反正我也不急著用,就不用還啦!”徐云龍爽朗的笑著,突然,他看到那只剛才被匆忙放在桌子一角的母雞。
    “班長,那雞就留在你這了,好好給你媽補一補吧,你也是,你身子那么虛弱,也要補一下才行。”
    “怎么行?那是你買的,況且,剛才的醫藥費也是你給的,我怎么好”閔雪晴連忙擺了擺手。
    “沒關系啦班長,反正我也是嘴饞想要撫慰一下自己五臟廟而已,沒關系的。”徐云龍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肚子。
    “那,謝謝你了你,你怎么還叫我班長,叫,叫我雪晴吧”閔雪晴扭捏著衣角,瞟了徐云龍一眼,嬌羞無限。
    “哦,好,好,那我就叫你雪,雪晴了。”徐云龍憨厚的撓了撓頭。
    “我把菜先收拾一下,你先坐一下吧。”說著閔雪晴把菜拿進廚房。
    “你要吃點東西嗎?我看你還沒有吃晚飯吧?”收拾好東西的閔雪晴走出廚房叫道。
    廳中的徐云龍,側著頭,倚在椅子上,閉著雙眼,胸口一起一伏的,已經是睡著了。
    閔雪晴悄悄走近徐云龍,看著他安詳的俊臉,想到他今天的一行一語,心神搖動著。突然,她看見徐云龍的腿在無意識的抽搐著,微微的嚇了一跳,于是好奇的輕輕的卷起徐云龍的褲腳。
    只見徐云龍的小腿透著淡淡的青紫色,肌肉已經有點僵硬了,腳踝還腫紅腫紅的。
    看到這,閔雪晴的淚水馬上就涌出來了,她用手掩著嘴,沒敢讓徐云龍聽到自己的聲音,她無聲的嗚咽著,無聲的感動著。
    他今天一定很辛苦了。
    她從柜里拿出一瓶自制的老鼠藥酒,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小心的抹在徐云龍那腫紅的腳踝上,來回輕輕的按摩著,臉上有著一絲心疼的表情,此刻的閔雪晴儼然是個心疼丈夫的妻子。
    這男孩,好安全,好溫暖。
    “嗯”徐云龍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,輕聲呻吟著,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服。
    閔雪晴本能的縮了縮手,生怕弄醒徐云龍。
    抬頭看著熟睡的徐云龍,聽著他沉重的呼吸聲,閔雪晴癡了。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她把頭靠向了他,翹起
    “老頭他過得還好吧。”男童看著對面不遠的一個青年淡淡說道。
    “回少主人。主子他過得很好。還說如果沒什么事的話你就不用去探望他了。”那青年低著頭恭聲說道。他叫連成。是鄭忠多年前收下的弟子。雖然只有十七歲。其武功卻已堪比一流高手。
    男童撇了撇嘴。“那老頭當然不希望我回去。我不在。他就能自己一個人霸占母親和其他姨娘了。哼哼……”
    “小云。你怎么老是跟徐伯伯他慪氣啊。”男童身邊的那女孩嗔怪的道。
    卻見男童一下子就抱住了女孩的纖腰,將頭靠在她那略略隆起的酥胸之間,撒嬌似的道:“求安姐姐你也是知道的。那老頭在我跟若風四歲那年就把我們趕出來了。嘴上說是讓我們自己闖蕩一番。其實只是不想我們礙著他獨戰母親她們罷了。”
    這男童跟女孩。便是徐云龍的兒子徐若云以及端木求的女兒端木求安。
    對于徐若云親昵的舉動。端木求安只是臉上紅了紅。卻也沒有阻止。只昕她啷著小嘴說道:“我們也好久沒有見過若風了。我怪想他的。”
    “不許”徐若云緊緊抱住她道:“我不許你想他,你可是我未來的老婆昵,怎么能想其他男人的!”頓了頓,他又笑道:“哼哼……老頭將北美的勢力交給了我。而把歐洲的勢力交給他。那邊剛剛傳來消息。所法國當局再次抵制他那風靈公司的產品了。我看他怎么應付。”
    沒等端木求安說話。徐若云又道: “還有啊求安姐姐。你可要加緊討好莫愁姨娘了。她那次跟我說了,風凰社將來是要交給你和凌靈的其中一個的。你可不要輸給凌靈了。不然若風那家伙就要比我更有優辮了。”他口中的。凌靈”便是凌少齊跟莫如燕的女兒,現在正跟徐若風在一起。
    看著徐若云那認真的目光。端木求安想開口說些什么,但最后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    這時卻聽徐若云微微嘆了一聲,“我的力量雖然比若風大些,但在跟老頭博弈的時候,我要老頭讓我八子才能勉強跟他抗衡。若風卻只需老頭讓七子。所以,我必須多爭取些優辨。”
    忽然,徐若云的身體稍稍一顫,敏感察覺到他的異常的端木求安連忙問道:“怎么了小云
    徐若云那光潔的額頭皺起了一道道小皺紋。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。忽然就從那大班椅上跳了起來,喃喃道:“她出世了!”
    “準?出世了?”端木求安疑惑的道。
    徐若云沒有回答,只是轉頭過去,目光穿過那落地玻璃窗。深深的望向遠方。然后就對練成道:“你立即給我安排專機。我要馬上去馬來西亞!”
    “是,少主人。”練成自然不敢違抗這位小主人的命令,立即就去執行了。
    又見徐若云回頭對端木求安道: “求安姐姐。你先留在這里等我。我去給你帶個妹妹回來
    “什么妹妹!”一聽徐若云的語氣,端木求安就知道那種“妹妹”是什么含義。立即就狠很的瞪著徐若云。卻聽徐若云有些焦急的道:“等我回來再跟你解釋吧,我想若風那家伙也感應到了。現在已經出發去馬來西亞了。我可不能讓他奪了先機。”說罷就身形一閃。瞬間消失在這寬敞的辦公室里。只剩下端木求安一人……馬來西亞……
    在這片碧海藍天的海灘上建著一棟豪華的別墅,周圍的環境本來是一片幽靜的,可是,別墅里卻不時傳出凄厲的聲音。
    在房門之前。一個英俊挺拔的男人滿面焦急的徘徊著。這個男人赫然就是公孫滄溟。昕著房間里鐘欣琪那一陣陣凄厲的叫聲。他的整顆心都提起來了。
    “唉,我還是進去看著算了。”說著,公孫滄溟就不顧那女仆的阻止,推開房門直接走了進去。而恰好在這時。一陣清脆的嬰孩啼叫聲響了起來。徑直唉到了公孫滄溟的心扉里。
    “怎樣怎樣。母子平安吧。”焦急的走到床邊。公孫滄溟看著一臉憔悴滿布細汗的鐘欣琪。目光中盡是感激和關切。
    “恭喜先生。太太為您生了為千金。”那個接生的中年婦女抱著一個細小的嬰孩來到公孫滄溟身邊說道。
    “千金?”公孫滄溟接過那滿身粉紅的女嬰。疑惑的道:“‘龍裔’會生女孩?”不過,他很快就釋懷了。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。只要是自己的孩子。他都會盡心呵護的。只見他笑著對懷中的女兒道:“寶貝兒啊寶貝兒。你就叫公孫含煙吧。好不。你說好不?”
    見公孫滄溟滿面歡喜的逗弄著懷里那不斷啼哭的女嬰。床上的鐘欣琪也放下了心來。
    但就在這時。一道銀色的光芒從女嬰身上散發出來。讓公孫滄溟和鐘欣琪都驚異非常。然后。那銀光就縈繞在房間的上空,慢慢凝結成一只展翅高鳴的風凰。
    公孫滄溟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那銀色的風凰。喃喃的道:“不……不會吧。這……這是‘風魂’……?”他愣愣的看著自己懷里的女兒。不可置信的道:“我的女兒居……居然是這一代的‘風裔。……?”
    ×××完×××
    本書來自【【落吧】】www.luo8.com
    更多更新小說書籍請關注www.luo8.com【【落吧】】

122
0
+++本文作者小喇叭的其它電子書下載+++

下載地址


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

用戶評論

自古評論出人才,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!
《金鱗化龍傳》最新評論
香港赛马会走势图开奖